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宇的博客

理性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长期从事中国经济政策研究工作,著有各类文章、著作、研究报告数百万字。CCTV财经评论员,若干报纸专栏作者。1998年获国家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网易考拉推荐

能源贪官如何保障能源安全?  

2014-05-26 13:0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源贪官如何保障能源安全?

马宇

 

 

能源领域反腐,已经越来越戏剧化了。

抓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的时候,先是记者实名举报,刘局长正陪领导人出国访问呢,国家能源局的新闻发言人出来说举报内容纯属诬蔑,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但刘还是被抓了。此后落马的副局长许永盛、核电司司长郝卫平,似乎没有多少亮点,轻易就被媒体、大众忽略了。但到了煤炭司正处级副司长魏鹏远,冲击力可就来了:这位穿戴普通、骑自行车上下班的官员居然在家里存有上亿元现金!这对我们的视觉冲击力、想象冲击力实在是太强悍了,所以媒体竞相形象论述这上亿元现金重量超过1.15吨、摞起来超过33层楼高、连起来达到155公里、可以装32个拉杆箱(也要体会下拉杆箱装钱的快感么)、16台验钞机数钱烧坏了4……极尽猎奇化、娱乐化之能事。

但很奇怪的,似乎我们从未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过:刘铁男们是干什么的?他们的贪腐行为,对于我们只有娱乐价值吗?我们有没有想过,他们对于我们己身利益的巨大危害?或者我们已经麻木不仁了,贪腐再多,也不是贪我们一个人的;或者,即便知道他们是抢了我们的血汗钱,哪又怎样?我们还能阻止他们吗?痛心疾首除了牺牲自己的若干脑细胞外于事无补,还不如娱乐一下呢!

还是得让大家提起点精神:从国家能源安全角度看看如何?

我一直觉得非常奇怪:我国付出了这么大的精力和代价在保障能源安全,给了政府充分的控制权和主导权,为了保证控制力又对众多能源领域进行了垄断经营,为此不惜牺牲能源效率和市场公平,国家和国民付出了巨大代价,可我们是否就因此保障了我们的能源安全了呢?

这是个复杂的题目,没有充份的论据支撑难以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但我以为是可以通过一个简单事实来看一看的:那些能源官员们在干什么呢?他们是否在国民授权于他们之后,为了国家能源安全而在殚精竭虑地工作着呢?

国家能源局,是国家能源战略的制定者、实施者和监管者;而其官员,则是具体执行人。国有垄断性能源企业,则是实施能源战略的绝对主体。但如今,从局长刘铁男、副局长许永盛到司长郝卫平、司长王骏、副司长魏鹏远等官员再到石油、电力等国有能源企业的蒋洁敏等高管,却都以让人瞠目结舌的贪腐行为被查!

能够想象这样一幅图景么?我国的能源战略,居然是由这样一批官员在领导、实施着?刘铁男、魏鹏远们,一边数着堆积如山的现钞,一边操心着国家能源安全?

这是多么匪夷所思的奇幻、荒诞景象啊!能源领域贪官如此密集、腐败如此深重,证明绝不是某个人的品德秉性问题,而一定是能源战略顶层设计出了问题。有这样的漏洞在,再高明的战略举措其作用也会被消解。

这,恐怕是当初设计这样一个高度集权的能源管理体制时所始料未及的,设计者们只考虑了控制、限制,而没有考虑市场、竞争,更没有考虑消费者;但也有可能是刘铁男们有意为之的?毕竟是他们参与甚至主导设计的这样的战略。

刘铁男作为国家发改委的资深官员,最后被查时到了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高位,其对国家能源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有多大发言权可想而知。即使仅仅正处级的魏鹏远,媒体在披露其亿元现金趣闻的同时也不经意地提到了他“对于煤炭产业发展战略具有很大话语权”。而新能源和抗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更是在业内有“中国电力体制改革方案起草人”之称!

也就是说,这些以权谋私的官员,居然就是进行这一顶层设计的人!笔者不由联想到,十多年前,在参加有关部门组织的能源战略研讨时,颇多官员甚至专家都极力强调能源的重要性(这当然是没错的),要求国家高度重视能源安全(这也是没错的),基本战略措施就是要把能源项目的规划和审批权控制在中央政府手里(这还是对的么),并必须由国有资本来控制能源和经营市场(这也是对的么)。那个曾以反贪官豪言被民众爱戴的总总,因而下令组建了两桶油等垄断能源企业,并把能源项目审批权、定价权都基本收归了中央。他当初可有想到能源管理部门和石油、电力、煤炭等领域会因此成了高效率的贪官生产线?他会因此而检讨自己的决策失误吗?

笔者作为一名政策研究人员,见过不少类似战略、政策设计,都是打着保障什么控制力、保障什么安全之类旗号加强政府管制权力的,所以实在是不敢否定“先吓唬、再误导、继而揽权、然后滥权”的一条龙操作的现实可能性。

颇为吊诡的是王骏司长。这位“电力改革方案设计者”,据说颇得业内人士尊敬,“开明、犀利、懂行、有才华、有胆量”,2000年就发表了《令人沮丧的电力改革》一文,强烈呼吁打破垄断、进行电力市场化改革。媒体报道,“这位官员近年来亦对各级政府部门官员以审批为主要工作,处处揽权争权的作法深恶痛绝,认为这种官僚作风已成中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深化的最大障碍我一时间有些恍惚:这位官员是迫不得已才下水的么?自己也成了自己“深恶痛绝”的审批体制的牺牲品?如果是一边呼吁着放权,一边却享受着权力的快感,所谓的“既当了婊子又立了牌坊”,那该是多么变态、分裂、可怕的事情?

刘铁男们,没查的时候是在守护着我们的能源安全;查了才知道是在拿国家安全为他们自己换钞票呢。

对于国家战略和政策设计,最终目标是不会有疑义的,因而也是无意义的--刘铁男们绝不会说是为了个人利益而揽权,一定会说是为了国家能源安全;达成目标的路径设计和政策选择才是根本的。路径设计和政策选择出了纰漏,再好的愿望和目标也会化为泡影。

 

2014526日)

 

注:此前写过能源小文,但角度不一样。贪官与能源安全的关系,才是俺关注的重点。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我们的能源领域只不过是又一个可悲的例证而已。必须从制度设计上减少寻租空间、消除寻租隐患,才能真正保证能源安全。

  评论这张
 
阅读(360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