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宇的博客

理性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长期从事中国经济政策研究工作,著有各类文章、著作、研究报告数百万字。CCTV财经评论员,若干报纸专栏作者。1998年获国家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网易考拉推荐

农夫山泉之争为何“法官”缺位?  

2013-05-08 08:56: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夫山泉之争为何“法官”缺位?

 

马 宇

 

    相信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农夫山泉之争会惨烈到此等地步:农夫山泉方面说,从410日到56日,京华时报拿出了67个版面反复报道农夫山泉质量问题,称农夫山泉标准不如自来水,其产品标准浙江标准DB33/383镉、砷等毒理性指标均宽松于国家瓶(桶)装水卫生标准和自来水标准,开创了一家新闻媒体批评一家企业的‘新闻‘记录,自改革开放以来绝无仅有”;京华时报方面则称,416日到56日,农夫山泉在全国10多个省市数十个渠道刊登含有谩骂京华时报内容的公告,1个月内超过120个版面,对京华时报横加指责,“刊登范围之广,时间跨度之长,史所罕见,中外罕见”。56日农夫山泉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气氛火爆,针锋相对。农夫山泉宣布,已经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京华时报》赔偿名誉权损失6000万元。

双方口水战打得如火如荼,旁观者(其实是最重要、最为利害关切的消费者)却堕入了云里雾里:国家标准、地方标准、行业标准、企业标准,到底哪个为准?农夫山泉到底是水质没有达到强制标准,还是执行的标准过低?如果是执行的标准低、而企业质量控制高,实际产品质量达到了国家有关强制标准,则质量安全上无问题,而是概念误导消费者(假如“山泉”之说不实的话),则只是涉嫌消费欺诈,而非“不如自来水”;如果是农夫山泉产品质量低,没有达到国家标准,则必须立即下架封存、停止生产,若造成消费者健康危害还要追究责任。可京华时报费了73版的版面(57日又加了6个版),居然楞是没把这个最要害的问题说清楚!

更加吊诡的是,农夫山泉北京桶装水厂停产,农夫方面宣布是“不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生产”,“尊严比金钱重要”;而京华时报则说是“北京质检部门依法监管,暂时禁止农夫山泉桶装水生产”,而不是农夫山泉主动“退出”;但北京质监局却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否认已经介入调查,同时又有质监局工作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北京质监局已经介入调查,但未发停产通知—-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应该不难调查、不难回答吧?可在农夫山泉和京华时报各说各话之时,最权威的评判者却缺席了!--政府主管部门至今失声。

农夫山泉之争的荒唐离奇正在于此:媒体可以质疑,企业可以自辩,但只有政府主管部门的质量检测报告才是权威认定!只有政府有关部门出具或认可的农夫山泉的产品质量检测报告,才是判定什么性质、如何处理的基本法律依据和行政依据。

农夫山泉自己拿出的检测报告,即使多项指标超过了美国FDA标准,也只是说明水的质量高,而不能说明符合中国强制标准,可以在中国上市销售;同理,京华时报说农夫山泉执行的标准不如自来水标准,也只能去追究浙江有关政府管理部门的责任,是浙江质监、卫生、食品安全部门失职,要求他们修订或废除该标准,而不能就此认定农夫实际生产的水不达标。有关部门如果认定农夫山泉产品水质果真不如自来水,即低于国家生活饮用水有关强制标准,则必须要求农夫山泉停售、停产;如果水质达到生活饮用水有关标准,但没有达到“山泉”标准,那就责令其撤销虚假宣传、赔偿消费者损失并依法进行处罚;如果是执行标准标识错误,则责令其纠正。

可直到如今,我们都没有看到政府主管部门出手!从京华时报发表第一篇批评文章到现在快一个月了,相关报道截止57日都73个版了,我们居然还没有看到政府部门的权威质检报告!

媒体的狂欢、舆论的喧嚣之中,我们却不无惊异地发现了三个匪夷所思:

其一,媒体的职业操守与基本素养。这可是涉及消费者健康安全的大事啊(京华时报语:党的一家负有社会责任的媒体),同时这也是关系一家企业生死的批评报道啊!在这么长时间内,拿出如此多版面密集报道农夫山泉质量事件,居然没有自己的第一手权威证据?按照最基本的新闻报道职业要求,应该在不同区域市场、由权威机构对不同水源地生产的农夫山泉产品进行随机抽样检测--如果觉得这费钱费时费力,最起码也得在北京市场上抽检哪怕一瓶吧,然后才能对其产品质量下结论。可京华时报在进行如此大规模报道的同时却没做这最基本、最有说服力的工作。虽然京华时报在报道中刻意强调“农夫山泉标准不如自来水”,以“标准“而非“产品”回避了这个最要害的问题,但这是为消费者负责的态度吗?这是媒体报道的职业态度吗?

其二,政府监管部门的缺位。相比媒体的轻率,政府部门的缺位就更加令人不解:即使京华时报没有举报要求对农夫山泉水质进行检测,难道主管部门就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件事,不能主动去进行监督检查和抽检吗?相信一份水质检测报告用不了几天就可出来,可遗憾的是,事情发生近一个月了 ,却至今没有出来。

其三。企业的发展战略与营销策略。农夫山泉之争,当然也有农夫山泉自己的责任,如在执行标准上、产品标识上、水源宣传上,或多或少有瑕疵甚至错误--而这几乎是所有中国企业的通病(想想乔丹体育开始时傍名人,连人家儿子都捎上了,打官司时却狡辩“取意‘南方的草木,就可知我们中国企业的思维模式、发展战略、品牌营销存在着多少常识性的可怕谬误)。以农夫山泉掌门人钟睒睒先生企业家的精明,且又经历了海口危机等的多次洗礼,难道没有发现自己企业的致命伤吗?如果在浙江地标制定时农夫山泉果真参与其中,如果农夫山泉的水源果真不全是山泉水,难道钟先生没有意识到其中潜藏的巨大风险吗?而这风险,不是农夫山泉自己的战略失误,方酿成如今之大祸?即使此次危机出现,农夫的应对也是极为幼稚而且明显失当的他们一再强调自己的产品质量如何如何好,却也没有拿出政府监管部门的检测报告,也没有正面回答地方标准过低问题。虽然企业不必自证无罪,只要没有执法部门认定产品质量不合格就可以上市销售,但作为企业自救或者危机公关措施,总能做得更到位、更有效些。

以上几方面,我们固然为企业的错误遗憾,但政府部门的失职、官方媒体的轻率,却是更令人悲哀的。闪现其中的,还有面目极为可疑的协会、专家,打着维护消费者权益、维护行业利益的幌子,做着疑似浑水摸鱼的勾当,这就更让人觉得,事情似乎不是为消费者仗义执言那么简单。这正是问题的可怕之处:消费者的权益,或许只是某些机构和某些人谋取利益的幌子;而真正的消费者权益所在,恰恰被这些参与者或责任者轻视、无视乃至蔑视了!

犹记得,仅仅不算遥远的30年前,在北京郊区的河里游泳,渴了都可以撩起水来喝。如今,有质监、卫生、食品等众多政府部门监管着;还搞了那么一大堆标准,简单罗列就有《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饮用天然矿泉水标准》、《瓶装饮用纯净水标准》、《瓶()装饮用纯净水卫生标准》等等不一而足;有那么多国企、名企用全球最先进的设备、遵照那些花里胡哨的标准生产各种自来水、纯净水、矿泉水……我们却都不敢喝了!

水,纯净自然的水,生产工艺最简单的水,最普通的生活必须品,居然都搞得这么云山雾罩,让人心惊胆战,中国的质量控制有多么不靠谱、中国的消费安全有多么可怕就可想而知了!

农夫山泉之争,最终结果会怎样?农夫山泉停止了北京生产,产品也会撤出北京市场吗?企业当然可以自己决定。但责令停产、产品下架,必须由有关政府管理部门根据生产标准、产品质量检测结果依法作出决定,媒体不能“私定其罪”。依照我们惯常的地方保护主义逻辑,如果不在本地生产,产品质量“出问题”的可能性只有更大,媒体监督更会“无所顾忌”,地方政府于公于私怕也不会按照有利无利原则进行“积极干预”或“消极不干预”。如此,我们消费者最担心的正是:即使农夫山泉因不守行规、树敌众多而不是因为产品质量问题被“秘密处决”了,中国水的质量问题就解决了吗?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就解决了吗?此次争战的过程和内容,有关各方的责任意识和职业表现,只有更让我们不放心。

让我们为自己祈祷吧。

 

201358日)

 

  评论这张
 
阅读(365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