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宇的博客

理性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长期从事中国经济政策研究工作,著有各类文章、著作、研究报告数百万字。CCTV财经评论员,若干报纸专栏作者。1998年获国家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网易考拉推荐

耿彦波市长治下的奴性人格  

2009-12-14 17:3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耿彦波市长治下的奴性人格

马 宇

 

122,我写了篇《质问耿彦波市长》的博文,没想到引来不少骂声。骂我的多半是大同人,理由自然是耿市长能干,骂他似乎就是见不得大同好,所以他们得出来维护耿市长。

比如有网友就直接说:“胡言一派,胡说八道,胡侃一通,完全不顾事实……,不说了,再说就骂娘了”;“别人做正事,或许有些纰漏,你来点建设性意见可以,吹歪风的话,还是省省吧,小心让人闻出臭味”;有的简直是泼妇骂街:“你质问你爹爹,你爹爹有长远的目光,大局的意识,不会听你个人那自私,鼠目寸光的意见的”;有的缓和些:“不了解大同情况,就事论事,看看大同十几二十年的一成不变就知道多么需要耿这样一个市长了”……

非常奇怪的是,这些人基本不会讲理,不会指出我是否引用了错误的事实,是否有逻辑分析错误,是否文字表达不准确,是否观点立场不对,而是直接指责甚至谩骂。我也明白这几乎就是网上的通病,但我还是想以此为例,来分析下耿彦波市长治下的奴性心态。

中国自古以来,百姓就有青天情结。或许受欺压太久了,百姓已经不敢指望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并且要求官员来为自己服务了。所以,只能听天由命,祈祷上苍降个好官下来。不幸摊上了贪官、恶官,只有忍受,敢怒不敢言,恨自己命苦;若有幸遇见个好官、清官,则额手称庆,欢呼自己命运之余,自然拼命维护这样的青天大老爷了!--也正因此,中国自古以来就少见“青天”,因为这种制度环境、文化氛围、民众心态都只能批量生产贪官、昏官、恶官,好官只能是可遇而不可求。

在如今连我们的执政党都在倡导现代政治文明的情况下,在阿富汗、伊朗、非洲、南美国家都在选举自己的总统的国际背景下,我们的民众仍然有着根深蒂固的“青天”情结。

请看他们是怎么支持和歌颂耿彦波市长的:

百年一遇的好市长,老百姓的父母官,您辛苦了!

我相信耿市长一定会把大同建设成为全国独一无二的旅游文化城市的。谢谢你,千年不遇的好市长!!!”(笔者:又是父母官,又是百年一遇、千年不遇,耿市长治下的人民就是这么贱么?难道连被灌输了几十年的主人翁意识都没有一点么?甭说千年,就是百年才有这样一个好官,干5年一任就跑了,再好的大同够其他的坏官糟蹋吗?大同人还欢呼?逃难去吧!)

 为大同发展而劳苦奔走的人必将受到世人的敬仰与爱戴!有碍于大同发展的一些行径必将受到世人的唾弃与谴责!(笔者:那些不愿被强拆的人或事自然就是所谓的“有碍于大同发展”的了,但假如被强拆的是你们家,受损害的是你自己的利益,你还会这么说么?即使你思想觉悟高,自觉牺牲自己的利益来让马路拓宽、重修老城,你以为就是真正有利于大同发展吗?一个牺牲个体利益来成全所谓的公共利益的社会,会是一个安全、幸福的社会吗?)

耿爷爷,您是大同人民的好市长。署名是孟昕媛,10(笔者注:可怜的孩子!怎么也成了政治活动的工具了呢?一个10岁孩子,是如何判断他是人民的好市长的呢?她又怎么会参与所谓的“万人签名”的呢?假如她的家也被强行拆迁了,她们全家居无定所,或从城里搬到城外,上学都受影响,她还会这么说吗?再联想到耿彦波自己讲的一件事,他到太原任职<由榆次书记升任省政府副秘书长)后不久曾有一次回到榆次,“老百姓打横幅欢迎我,以后没敢再去,怕继任者工作不好做”。--我的疑问是:老百姓怎么知道你要回榆次的呢?信息再发达,榆次百姓也不会那么准确地掌握你的行踪,并且提前做好横幅欢迎你吧?即使不是你自己安排的,起码也是有人在操作吧?而那操作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百姓吧?--这种官场把戏在中国多了去了,除了让人恶心,让人鄙夷那些恬不知耻自立牌坊的官员,实在不知还有什么其他价值)

我们这个大同已经等了几十年了,有的人等到老死也没等到!盼星星盼月亮才盼来了个耿市长,这也很了不起了,他将尘睡的大同唤醒,触发了人民大众的良知,那也是我们大同人的大福报!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耿市长来到了大同,他所做的有目共睹,老百姓图的啥?‘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耿市长他做到了,无论是刮风下雨、酷暑严寒他始终亲临现场,在第一线。今年,下了一场几十年不遇的大雪,在耿市长的带领下,各行各业,大家干的热火朝天,及时清理积雪,保护路面,保障了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当片片雪花落地时,我们发自内心地赞叹:片片雪花落地,诉说着艰辛与不易,顶风雪、冒严寒,步履匆忙,哪一条路上没有耿市长的足迹,在市长的带领下,大家齐心协力,保障了正常的生产和生活秩序。在云冈工地、在善化寺、在华严寺、在东城墙......哪一座建筑不是市长精心设计,哪里没有市长现场办公的经历。片片雪花落地,哪一片不是你,片 片滋润着云中大地,历艰辛经磨难,大地母亲记着你,你始终与人民在一起,融入在人民的心里!真心真意造福一方,平等爱民,以苦为师,不好衣食,人民的心中永远有你!(笔者:实在不知该如何评论。果然语不惊人死不休,哪怕是恶心死你。拍马屁不是这么拍的吧?你的人格可以不要,但不能罔顾事实吧?“哪一座建筑不是市长精心设计”?耿市长看来不但是文学家、政治家,还是建筑学家、古文物学家!比贝聿铭还牛。否则他怎么设计、还原那些古建筑,还“修旧如旧”呢?--我只想说一点:你的人格可以不要,但不要代表“大同人民”、“大地母亲”表态,你没这资格!因为大同人民没授权你,即使你说的是真理。大地母亲更不是你能代表的,侮辱人好歹还是你的同类,侮辱自然就太过份了。耿市长也标榜自己是“民意”的呢,但却又说:“我运气好,遇到了好领导”,一句话泄漏天机。)

什么是奴性人格?什么样的制度环境造就这样的扭曲人格?为何在青年人为主流的网上(上述帖子也多半是8090后所发)居然还如此集中地出现这种情况?

耿彦波现象,本来并不复杂。如果说吕日周引发的争议还是因为涉及了更多制度层面的改革,导致对他的作为难以遽下定论;耿彦波却不是这样,他的作为全不牵涉制度或体制改革,基本在城建方面,对错应该很容易判断(耿彦波说只谋事不谋官,实际有一大漏洞就体现在这里,他躲开了最必要却又最麻烦的改革,因为这得罪体制和官员,又不能立马见效;而是去搞城建,因为这政绩更容易看得见,并且得罪的也主要是部分下层百姓,何况大部分眼前利益没受损、以后利益看不见、目前环境有改善的百姓还拥护他—多精明的为官之道啊!一个学中文的能如此平步青云自然有其独到的官场智慧)。

耿市长勤苦、能做事,在目前官场中难能可贵;但再正当的理由、再崇高的目标,都不是他可以违法行政、可以肆意损害某些个体的合法权益(强行拆迁、补偿不到位、让百姓居无定所、随意扣发工资、让单位司机垫巨额油费等等)的免责牌。无论是从法律还是道德角度,无论是在官场还是在民间,其中的是非曲直应该是很清楚的。但为何会是非不分、黑白不明呢?要求官员依法办事就成了不让他们干事,要让他们干事就得允许他们践踏法律牺牲个体,这是什么逻辑?出现这种情况,到底是制度出了问题还是人出了问题?到底是官员出了问题还是百姓出了问题?到底是耿市长的上级出了问题还是他和他的同僚出了问题?

我有点不敢深想。因为再想下去,会让人绝望。

200912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