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宇的博客

理性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长期从事中国经济政策研究工作,著有各类文章、著作、研究报告数百万字。CCTV财经评论员,若干报纸专栏作者。1998年获国家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网易考拉推荐

不能让地方债成为劳民伤财的又一通道!  

2009-01-05 13:33:25|  分类: 个人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能让地方债成为劳民伤财的又一通道!

马 宇


昨天用吃晚饭的时间写了篇小文,反对地方政府发行债券,行文匆匆,没有说透,力度更不够,故再补充几句。 
 
我为何如此坚决反对地方政府发债?说实话,做了二十多年研究,虽然并没拿自己当个什么劳什子专家,也根本不认为自己适合做经济研究,但毕竟在这个圈里混,见识的东西不少。对于那些官员为什么要做某些事,那些专家为什么要提出某些政策建议,其表面的理由和背后的动机,其论述的肤浅或者深刻,及其思维逻辑,还是有所了解和认识的;因而,对于有关的政策,不管是已经成形颁布实施的还是酝酿建议讨论阶段的,或多或少能看出其表面的纰漏或隐藏的陷阱。所以虽然我并没有专门研究过政府债券问题,但以我对现今政府行为模式的了解,我以为若允许地方政府发债,则很可能成为劳命伤财的又一通道! 
 
这首先基于政府预算和支出的无约束。我想没有人会否认这一点,即使是那些同意发地方债的官员和专家。但他们又似乎不知是真天真还是假天真地认为,发行地方债可以使地方政府的行为变得可以约束。用人大审查、中央控制和信用评价等都不可能使地方政府发债变得可以约束,前篇小文已经说过,因为政府行为可控不可控,根本不是审查不审查、控制不控制的问题,而是体制问题!至今为止,我们连现行的政府预算和支出,都不能有基本的规范和透明,不用说民众,就是名义上的审查机构--同级的人民代表大会,也基本处于无能为力状态,何谈约束?连现在兜里的钱如何花、花得合适不合适都毫无约束力,怎么能指望对他们借来的钱反而能约束得好?归根到底,这两者本是一体的,制度环境和运行体制都是一致的,能约束得了前者,当然也能约束后者;若约束不了前者,也不可能约束得了后者。对比一下国外的经验,我的看法是,如果我们的政府也会因为预算案未被人大通过而被迫关门,那么我们发行政府债的前提条件也就具备了。 
 
其次,政府还有必要发债吗?难道现在政府的收入还不够花的,还要透支后人的钱?这也是我坚决不同意发行地方债甚至是政府债券的重要原因。众所周知(可能有关政府、部门、官员、专家除外),我们政府的收入不是少了,而是太多了!我都不好意思再引用数据了,--关于政府收入增长速度远远高于国民收入增长速度的数据,已经被无数人反复提起,陈志武教授还有更形象、更历史的描述,不用我再赘述。我们的政府,既然已经拥有了如此庞大的明的暗的、正规不正规的收入,并且使用效果难如人意,那么还有什么理由再去透支后人的钱,来满足眼前的花钱欲望呢?--不管什么理由,刺激经济也罢,提供公共品也罢,都不是发行政府债的充分理由。现在政府收入不是少了而是过多了,没有必要再发债;现有的钱都没有用好,更不能再发债。这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而是再简单不过的常识问题,发地方债的方案中不是还有信用评级一条吗,除了专业评级公司测评,百姓心里也有一杆秤。 
 
第三,发行地方债,除了前文谈到的效益问题仍不能保证之外,还会产生另外一个严重的副作用,那就是强化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能力,进一步扭曲市场。我们已经搞了15年的市场经济,强调了15年的以市场配置资源为基础,但我们骨子里是抵触市场的,所以动不动就挥动行政的指挥棒。--单指挥还不行,我们还要直接进行资源配置。经济热时,约束不了政府(含国企)的投资行为就约束民间的;经济冷时,指挥不动民间的就更有理由动用政府的。多少人还振振有辞,市场不是万能的,市场经济也需要计划啊!可这样的市场经济,谁能说出它与计划经济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呢?难道仅仅就在字眼上?虽然我不是中文系毕业的,但我也确实能分辨得出来,“计划”与“市场”写法真的不一样。1998年的国债项目,9月份立项,10月份资金到位,要求年底前必须花出去一半--为什么?拉动经济啊!那年8%的经济增长指标成了催命符。北方已经冰天雪地了,还要搞土方施工,效率低不说,开春一化冻,地基又酥了。这是市场经济吗?计划经济也没有这么干的,纯粹劳民伤财。而每次的政府大规模投资,无一不会造成对民间资本的“挤出”。虽说特殊时期,可这也不是有形的手无限扩张的理由。若今后几年政府20多万亿的投资落实了,中国哪还有什么民间投资的空间,有也是跟着政府走罢了,哪只手主导市场不言而喻。如此惯性下,过了这个特殊时期就能自动转过来让给市场吗?我不相信。 
 
总而言之,如果政府预算不能得到切实约束;如果政府投资效益不能得到基本保证;如果政府的管理体制和行为模式没有根本改变,那么发行地方债就会成为劳民伤财、祸害经济的又一通道,不但不能解决现存问题,反可能后患无穷! 

(2009年1月5日) 
附: 
1、2006年年7月1日,美国新泽西州州长签署了一项行政法令,因预算经费不足,决定“关闭”州政府。根据新泽西州法律,州议会必须在7月1日前通过一项平衡预算方案,否则州政府将无权使用任何财政开支。然而,州议会的民主、共和两党议员并没有在最后期限前就预算案达成一致,州长只好下达了州政府“关门”的命令。根据这项命令,新泽西州政府的31个非紧要机构全部停止工作,约45000名政府雇员处于“休假”或“待业”状态。新泽西州法院也被迫处于“半停工”状态,只能处理紧急案件。但为了防止社会混乱,警察局、监狱、医院、儿童福利院等不能停止运转的政府机构还在继续工作,其中的36000多名政府雇员只能等预算危机解决后才能发工资。 
 
2、1995年,美国联邦政府曾两次“关门”。1995年11月14-19日,美国国会与总统在平衡预算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国会迟迟不批准政府预算,致使大多数政府机构因缺乏经费而被迫关门7天,导致80万政府工作人员临时“下岗”。克林顿总统还被迫取消前往日本大阪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10多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会见因此告吹。1995年12月16日至1996年1月6日,联邦政府再度关门,这是美国历史上联邦政府关门时间最长的一次。时值圣诞节,克林顿总统不得不自掏腰包支付白宫的电费,才让美国第一圣诞树的灯光不至熄灭。 
 
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如果政府部门因没有拨款而关门,该部门不得行使日常职能、提供例行服务,不能开支,不得新签合同,不得作出任何承诺。但要害部门(主要从事国防、公共卫生与安全等领域)或出现紧急状态除外。总统任命的官员、国会议员、正规军人,仍然照常上班,也有工资。被列为“要害部门”的联邦政府工作人员必须上班,但得不到补偿。国防部31%的工作人员(约25.83万)、交通部19%的工作人员(1.8万)、健康与人力资源部58%的工作人员(3.463万)、国务院90%的文职人员、白宫89%的工作人员以及82%直属机构人员被联邦管理与预算局列为“非必要工作人员”,在关门期间将回家“待业”。 
 
3、《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了强化预算的分配和监督职能,健全国家对预算的管理,加强国家宏观调控,保障经济和社会的健康发展,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下略。如有人感兴趣,可以研究研究。本人对于此法搞不明白,谁研究明白了我也好请教) 
  评论这张
 
阅读(64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