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宇的博客

理性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长期从事中国经济政策研究工作,著有各类文章、著作、研究报告数百万字。CCTV财经评论员,若干报纸专栏作者。1998年获国家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网易考拉推荐

坚决反对地方政府发债!  

2009-01-04 20:43:42|  分类: 个人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坚决反对地方政府发债!

马 宇

  
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日益显现,保增长已经成为我国今年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相比国际上其他国家,我们刺激经济增长的措施出台效率无与伦比,力度也无与伦比:中央政府公布了四万亿的投资方案,而地方政府此后公布的投资规模已经超过了二十万亿。如果所有这些投资都能落实,那就不用考虑什么三驾马车拉动经济的问题了,只靠投资拉动足矣;而且不单2009年不愁,后三年也不用愁。--可问题在于,且不管这些投资的效益如何(实际这种假设本就有问题,投资若只是为了刺激经济增长而不考虑效益,为何不直接把钱发给民众,让大家花钱不比政府花钱效益更高?用消费拉动不比投资拉动更好?),现实的麻烦是:这些钱从哪里来?即使中央政府财政、国债双管齐下,可以把自己的钱凑出来,地方的配套资金哪里来呢?就按1:1配吧,2009年地方政府也需拿出两万亿。显而易见,不管地方财政的穷与富,都是不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的—二十万亿就更不靠谱了。
于是,一个问题就又适时提出了:发行地方债!
近日有专家在媒体上进行了详尽论述,力推地方债。该专家多年研究此问题,当然论据不成问题,有调研有分析,有数据有实证,有历史有现实。可细察专家所言,笔者只有疑惑更甚,且列于下:
第一,为什么要发地方债?专家说了:保八争九任务重,地方政府没钱,投资哪里来?若就这个原因,那我还真无话可说;因为这已经不是讨论问题了,而是决策者的事情,与我们老百姓无关。但专家自然不只这一个理由,而是还有更进一步的阐述,如地方债比国债更有效益、可使地方政府债务显性化、可以解决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代际不公平”、降低金融风险、规范地方财政等等。那后续疑问马上就来了:
第二,地方政府发债就效益更高吗?国债效益不高,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如该专家所说,国债资金到了财政紧张的地方,往往三分之一填窟窿,三分之一盖楼买车,三分之一用于项目--该专家还是挺谨慎的,没说还有多少被贪腐掉了;最后的结果就是,地方政府不关心,中央政府管不过来,所以国债项目好不了。可在这种环境中,变国债为地方债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吗?地方官员就能上心了、负责了?就不挪用了、不贪腐了?省里发债,又如何保证执行项目的市、县官员就一定上心、负责、不贪腐、不挪用呢?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是不是得明确一个原则:谁发债,谁负责,不许转贷?可我们知道,最有发债资格的企业,恰恰又是最不能发债的呢!
第三,发地方债能解决“代际不公平”问题吗?表面看来,现任政府用现有积累或财政资金去搞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建成后的经济效应和社会效益,却是后人享用,政绩可能记在后届官员头上,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意思;但反过来说,是不是谁享用、谁还债就公平了呢?答案显然不是。且不说人人(包括政府)都在不负债地享用前人的成果,所以你为后人栽树也是应该的;即使你替后人发债、替后人搞建设,也不见得就能公平。道理很简单:现任政府、现任官员能够保证替后人发的债是必要的吗?能够保证项目投入产出是合理的吗?假如现任政府、现任官员纯粹为了眼前政绩或制造贪腐题材而大肆发债,却把烂摊子留给后人去收拾,还要让后人为前人的失误或犯罪买单,这公平吗?类似的事实屡见不鲜:官员拼命上项目,既捞了政绩又肥了腰包,却把民众推入了债务人境地。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很多不就是这样形成的吗?
第四,地方发债就能降低风险吗?诚然,地方隐性债务,可能会使财政风险转化为金融风险,但地方政府自己发债、地方债务显性化就能避免这一问题了吗?答案是不能。即使采取人大审查、中央政府总量控制、信用评级等等防范措施,也无济于事。人大审查就不必说了,想必这位专家也知道咱中国的国情,哪级党委政府的决策在人大是通不过的呢?中央政府总量控制弹性更大,让财政部来审批地方政府的发债指标?如此一来,除了把发改委的权利让渡部分给财政部之外,怕不会有什么实质性作用。当然,这在增加就业方面很有创意,因为将会产生一个叫做“发债指标”的产品,上上下下会有很多人参与经营。但这种就业,于国于民无利有害,所以专家们若想为解决就业问题出谋划策,也不能往这上面想招。
第五,至于信用评级,就更甭想了吧。虽说咱们中国自古以来最讲诚信,但似乎这些年诚信一直很成问题,信用危机无处不在。连市场经济中的企业信用都评不明白,还要评政府信用?无论如何,企业信用评价比政府的信用评价要容易得多。真让一个公司给某个政府做信用评价,我想这个公司大概只有两种选择:“A+”或者“优秀”,因为我们各地政府的财政都是“规范”、“透明”的,人大都是“有约束力”的。我不信他敢给个“A-”或者“风险较高(不适于发债)”,除非它不想在这块地盘上做生意了--当然,这样不懂事的评级公司,政府也不会找。
即使实打实地评了个“优秀”,也不见得就能保证到时一定还钱。原因也很简单:后任领导为何要为前任的债负责呢?你发债捞了好处屁股一拍高升了或者出了事故海外养病去了,让我替你还债?即使你做了好事那也是百姓享用跟我有何关系?我考虑的是眼前的吃饭问题、建设问题,我还是吃饭财政呢你还让我还钱?我要建设没有钱你还不让我再发债?咱们中国古人有句话叫“人亡(走)政息”,即使这话不适应现在的社会主义国情了,但想必也还没到让后任官员为前任还钱的境界—看看各地普遍存在的换届现象就很清楚。如此循环,地方债不捣成一锅浆糊才怪呢。
第六,还有一点专家也很天真:以为购买者可以约束发债,觉得地方债信用不好可以不买啊!且不说这低估了咱们老百姓的觉悟,政府发债不买那不是不替政府分忧嘛;咱老百姓对政府天生就有信任感:政府还能骗咱吗?政府发的债总比其他的保险吧?我敢保证包括我爸妈在内的为数众多的退休工人农民教师医生解放军都会把压箱底的钱拿出来去买地方债--只要利息略高于银行存款就行了,而我们知道地方债做到这点可不难。况且,那些银行、大型国企甚至民企也逃不脱,若真卖不出去了,政府真敢摊派,您信不信?别忘了,为了替政府分忧解困,有些民营企业还被迫“接受”一些破产企业呢,让他们买点政府债总比背那包袱强吧?
据说为了是否发地方债,财政部专门组织进行了研究;力推地方债的专家也做了多年研究。我只是奇怪,上述几个问题,不算复杂吧?若连这么基本的问题都没搞明白,都没有解决办法,那发行地方债的方案岂不是错漏百出吗?地方债不会成为我国的又一颗毒瘤或定时炸弹吗?这样的决策岂不是置国家、国民利益于险境吗!
或许发行地方债不会削弱中央的调控力,但却也不会“规范地方财政,推动地方财政改革”,“既可以防范金融风险又可以防范财政风险”。--解决这些问题当然有办法,但却绝不是发行地方债这样的办法。
(2009年1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75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