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宇的博客

理性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长期从事中国经济政策研究工作,著有各类文章、著作、研究报告数百万字。CCTV财经评论员,若干报纸专栏作者。1998年获国家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 金马斯克(面具之王.第一章-1)  

2007-07-06 09:45:16|  分类: 个人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重生



 

凯莫大厦在京城众多的高层建筑中并不特别引人注目, 但所处的与巧克力大厦比肩而立的位置却也说明了它的实力。

斯非走进富丽堂皇的大厅时,看着门口穿戴整齐、垂手肃立的侍者,伸手摸了一下鼻子。

    大厦一、二层是歌舞厅餐厅,九层以上是客房,三至八层却是凯莫公司办公的地方。斯非走进电梯,按了八层--那是公司总部办公室。 

    踩着厚厚的纯毛地毯,斯非直接进了总经理办公室,还没等秘书小姐开口,他向里屋一指,“小姐,王总在吗?”

    “在,你有什么事,预约了吗?”

    “嘘--” 斯非扬了扬手中的文件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脸上摆出神秘的笑容,蹑手蹑脚走到里屋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出“进来”,他回头向秘书小姐笑了笑,狡黠而又带点歉意,居然让秘书小姐莫名其妙地楞了半天。 

    里面摆设很简单,除了一张阔大的办公桌,几把椅子,只有墙角的几盆绿叶植物。办公桌上摆了一台电脑,三部电话,一位五十左右,肩宽头大的汉子正盯着荧光屏沉思。他坐在特大号皮椅中,一头硬直乌黑的头发居然还在靠背上方。挪动了一下庞大的身躯,他把目光移向面前的小伙子。

    不是公司职员?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中等个头,棱角分明的嘴唇,挺直的鼻梁,生动的眼睛里洋溢着热情与友善。象学生但不文弱,透过衬衣显出鼓鼓的肌肉。 

    “王总经理,您好,”斯非禁不住又摸了摸鼻子,“ 请原谅我冒昧打扰您。可是,我觉得这件事对你们公司和我个人都很重要,很紧急,所以我想占用您五分钟时间,五分钟以后,您若觉得我说的没有价值,可以立即让我出去。”

    王总锐利的目光注视着斯非,斯非迎着他的目光,自信而又坦诚地微微笑着。 王总对这个身穿白衬衣、黑西裤,随便、潇洒、充满活力的小伙子不禁产生了好感,“坐。什么事,你说吧。”

    斯非从皮包里拿出一份材料,放到王总面前,上面写着”关于当前国际局势的报告”。王总抬起头,目光里带着疑问,甚至还有失望。 

    “我知道,这方面的信息您到处可以看到,并且一般说来,国际局势对外贸公司并没有生死攸关的联系。可是,当前国际局势的发展对凯莫公司的业务却有极大影响,凯莫公司或许可以利用这一机遇,在经营方面大大迈进一步。”

    王总指了指椅子,“坐下说。”

    “谢谢,我还是站着说吧,这样感觉好一些。” 

“您很清楚,世界石油市场的重心在中东地区。 而这一地区却是个难辨是非的是非窝。阿以冲突、宗教矛盾、疆界争端,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 错综复杂, 难解难分。所以造成这种局面,也是由于世界两大实力集团维持均衡的结果--既然谁都不能独占这一地区,那就平分秋色。可最近形势的发展,有打破这一僵局的可能。其焦点是伊拉克与科威特。

两伊战争中,科威特站在伊拉克一边,但两伊战争的结束却给科威特带来了祸患。科威特与伊拉克有长期的边界争端,近来趋于激化。最近召开的伊拉克内阁会议上,已把科威特作为一个省并入伊拉克版图。萨达姆并表示近期解决问题。 根据伊拉克与科威特的实力对比,伊拉克不难实现这一目的。而对此国际社会将会作出强烈反应。美国不会坐视伊拉克控制波斯湾这一石油命脉,而现在的苏联却难以象冷战时期那样站在伊拉克一边与美国对抗。波斯湾战争不可避免。据我分析,两个月内随时可能听到开战的消息。您当然清楚,这样一场战争对世界石油市场的影响怎么估计都不过份。凯莫公司作为一个大型石油化工进出口公司,现在正有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是的,是个机会,”王总紧紧盯着斯非,“假如你的结论成立的话。”

    “当然,我这篇报告就是论证这一点。从伊拉克、美国的政治经济形势到萨达姆和布什的经历、性格以及保持权力等各方面相关因素,还有近期的种种迹象来看, 我相信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 好吧,我先看一下你的报告,明天上午八点你再到我办公室来。”     

                                                                

    第二天八点,斯非刚走进总经理办公室,秘书小姐就站起来说:”请进,王总正在等着你呢!”

    王总爽朗地笑着站起来,隔着桌子伸过宽大的手掌:“我们还没有互相介绍呢,我叫王平,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上居然找不到!”

    “斯非。斯人独憔悴的斯,无事生非的非。”

    “名字倒别致,但别解释得那么悲观。请坐。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在哪个单位工作?”

    斯非略一犹豫,“八四年毕业,北大的,现在没有工作。”

    “哦。”王平看着他,好象有所理解。他拍了拍桌上的报告,“我看了。现在我想跟你谈谈条件。一万元,我买下来,怎么样?”

    斯非很平静, 好象对此已在意料之中,“可以。再说,现在也不是我讨价还价的时候。”

    “当然,这份报告用一百万买也值。蓝德公司给美国政府做的朝鲜战争报告,几个字要价百万美金,哈哈,我做的可是划算的买卖。可是,我只能给你这个数。毕竟,这是国营公司,我不能拿一百万去买这样一份报告。即使它会带来十倍百倍的利润。”

    “我明白。另外我还有个要求。我能不能到你们公司来工作?”

    “哈哈!这正是我要问你的:你愿不愿到我们公司工作?”

    “多谢。但我还是该介绍一下我自己。我的英语可以说不错,比一般的外语本科毕业生要强一点,读、写、听没有问题,说有点困难,但我相信一个月后将不再存在;经济理论学过不少,从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到凯恩斯的赤字财政,都还算是钻研过--那是我的专业。对世界经济的了解您可以从我的报告中看出来。至于外贸业务,很遗憾,仅知道一点ABC,但两个月内,我想可以达到外贸毕业生水平。工作经历,怎么说呢,干过行政管理,搞过研究,当过教师,还当过建筑工人。我想这些经验对我的工作会很有用。所以,我认为我可以胜任凯莫公司的工作。”

    “我相信。”王平感到奇怪,他竟然不能不相信他说的是真的。是因为他那双明亮而又诚实的眼睛吗? 他心中忽然一动, 因为他好象从那里面感到了一丝深藏的忧郁。这样一个洒脱、自信的男孩也会有忧郁? 

    “这样吧, 你先到商情部工作段时间。我对人事部说一声,你去跟任经理谈一下办手续的问题。调过来吗?”

    “我想,还是算招聘吧。” 

    这又使王平感到奇怪。多少人削尖了脑袋往这个公司里钻,他居然不想端这个铁饭碗? 

    “对了,还有一件事,今天下午你有没有时间? 我想召集在家的各部经理,让你讲讲这份报告。”

    

    下午,在公司会议厅,斯非面对面对公司几十名中层以上管理人员,滔滔不绝地讲了两个小时。 

    “ --既然波斯湾战争不可避免,我们公司采取以下应对措施就顺理成章了: 

一,在世界期货市场大量买进原油及油制品;二,暂缓签订我们公司的有关出口合同;三,对我们国家今年安排进口的原油及有关货物加紧安排谈判,争取尽快签订合同……”

    “呃,小斯同志啊,我想问一句。你的结论很吸引人,论证也充分。但有一个问题,嗯,你的资料从哪里来的? 比方说,你怎么能了解到伊拉克内阁会议的情况呢?”坐在王总旁边的一个慈眉善目,白白胖胖的人笑迷迷地看着斯非,慢悠悠地问道。 

    “郑副总经理提的问题很重要,假如我的资料不可靠,结论当然无从立足。这份报告也就一文不值,更且有害。”斯非环视了一圈,突然转换话题,“大家对克格勃、摩沙迪、中央情报局等机构当然耳熟能详,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实际上,当今世界每个国家都有类似的机构,国家安全毕竟是头等大事。只不过没有以上几个那么引人注目罢了。并且这些机构搜集的资料都是用来作为国家内政外交的决策参考,很少用作商业分析。在此,我用了一些这样的外围资料。在座的各位都是共产党员,大概也算不了泄密。另外,大家也可通过国内外新闻媒介的报道来验证这些资料的可靠性。”

    “孙经理,你们商情部注意到这方面的信息了吗?”王平问一个学者模样的人。 

    “也感觉到了。目前世界石油市场的确有不稳定迹象,呈现出大变动的前兆。 但我们摸不准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对石油市场的价格走向如何,会达到什么程度,心里没底,所以一直没能提出一份报告。听小斯这么一讲,就比较明确了,对市场现状有了合理解释,而且还可估计有关商品的价格变化幅度。”

    “好!”王平站起身,双眼炯炯闪光,一副临战状态,宛如大将军威风八面, “各部经理回去后结合本部业务考虑考虑,今晚加个班,拿出措施,明天召开总经理会议确定后,立即实行!” 

    “明天是政治学习时间,”郑副总经理提醒道。

    “商场如战场,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目前我们公司压倒一切的任务是应付可能出现的市场动荡,政治学习,以后再说!” 

 

    斯非到商情部工作的第一天, 就已经预感到会有麻烦。 

    商情部居然有二百人之多, 这是他做梦也想像不到的。 而人员构成之奇特, 更是匪夷所思: 三分之一以上与外贸系统干部有夫妻,父子关系; 三分之一的人没搞过外贸业务; 三分之一的人除了”拜拜”,”沙吆哪啦”之外不懂外语__也许还懂一句”八格牙路”;二十多人休长期病假,十多人休产假;各方面人才倒也齐全,从古典文学到现代历史, 从哲学到光学,甚至还有一个学考古的!         

    “ 有什么办法呢, 我们部是公司的收容所嘛! 这几年外贸公司吃香,都争着进, 本系统子弟更不愿到外面去, 业务部一个萝卜一个坑,安插人不方便,有.些人干不动了也不能回家待着, 可不就肥了我们部!”孙经理向斯非介绍情况时, 现出一脸无奈,”正事干不了, 可又总得找点事干吧, 于是又成了是非窝, 东家长西家短的, 每个出国名额都会引发一场战争。而这些人又都有点来头, 冲得不得了, 根本不把我这个小小的经理放在眼里。 我已向王总提了几次, 要求只搞调研或到其他部去当业务员。” 

    “ 王总就没有办法吗?”

    “ 能有什么办法? 王总工作有魄力, 但对此却束手无策。早进来的不能赶出去, 不能让人饿死吧, 后来的拿着令箭他也挡不住或者不能挡。 王总上任一年多, 也想改, 但牵一发而动全身,部里那个局管不着我们? 不说部长,局长, 就是处长,办事员, 也能卡我们一把, 我们公司毕竟还是靠部里给许可证吃饭啊! 养着呗, 每年几十万, 权当体现一下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孙经理拍了拍斯非的肩膀:”你是第一个王总笑着送进来的人。王总对我说了, 希望你尽快熟悉公司的业务, 这两个月不给你安排具体工作, 算实习吧。 走, 我带你到办公室去, 你的办公桌已经安排好了。” 

 

    接下来几天,斯非一头扎进资料堆里, 从生产到市场,从经营到人事, 熟悉着凯莫公司的情况, 越来越失望。公司的弊端, 与自己原来所在单位大同小异,而人事关系之复杂, 甚至尤有过之。 午饭时的一个发现, 却使他精神一振。 

    排队买饭时, 斯非被一个背影吸引住了。 那个背影在他前面, 随队往前移动时, 乌黑浓密的头发在纤细的腰身上微微波动,自然而优雅。 她与人聊天, 清亮的声音使斯非的心弦发颤, “咯咯”的笑声在斯非的脑海里荡起了涟漪。 遗憾的是, 当她买了饭菜转过身时, 却因为扭头与旁边的人说话而使斯非没能看到她的脸,只是印下了脸庞与脖颈的柔美线条。 

    斯非买了饭菜, 端着饭盒在大厅里转, 当他的目光碰到一双清亮的眼睛时, 立即确定了: 就是她! 

    她的桌上已有几个人, 奇怪的是她两侧的位置却空着。 斯非摸了摸鼻子, .走过去,”请问, 有人吗?” 

    她抬头看了看他, 好象仍在为刚才谁说的笑话发笑, 摇了摇头。 

    “ 谢谢,” 斯非坐到她右侧的位置上。 本来谈笑风生的几个小伙子脸色不禁有了变化。 

    斯非冲他们点点头, 转向她,”我叫斯非, 刚到商情部。 请问你是哪个部的?” 

    “ 我叫夏元, 开发部的。”她落落大方地说,”斯非? 你可是公司的新闻人物呢! 一篇文章成了万元户, 刚到公司就给经理们作报告, 很奇怪新华社记者的新闻眼怎么没有睁开?” 

    “ 我的事成了新闻, 可见公司是没有新闻了。” 

    交谈中, 斯非知道她是清华大学毕业, 学化工的, 到公司刚一年。 也住集体宿舍, 804号。 

    “ 你住七号? 真是运气。 我们来时, 很多人争着要七号,要建独立王国, 却被一律安排合住, 七号留给大龄青年。 你却渔翁得利!”

    “ 给我也算名正言顺。”斯非摸了摸下巴, 毛茸茸的有点扎手。       

    他们谈得很投机, 完全没有青年男女初见面的拘谨。 斯非暗想, 莫非冥冥中自有天意? 同桌的几个人越坐越别扭, 匆匆扒完饭走开了, 夏元却爽快地答应下班后与斯非一起去采购炊具。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