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宇的博客

理性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长期从事中国经济政策研究工作,著有各类文章、著作、研究报告数百万字。CCTV财经评论员,若干报纸专栏作者。1998年获国家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娃哈哈风波的背后是什么?  

2007-05-17 16:1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娃哈哈风波的背后是什么?

 马 宇

 

此次娃哈哈和达能的纠纷,颇具戏剧性,几乎所有该有的元素都有了:商业争端的诡谲,合资阴谋的陷阱,依法行事的理性,民族品牌的感情,以及家族企业的继承,国家经济的安全……

让我们看看当事各方的有关信息:

一向低调的宗庆后高调亮相,通过多种媒体疾言厉色地指责达能居心叵测,当初的合资协议是达能“精心设下的圈套”,“现在再不亡羊补牢进行补救,将会有罪于企业和国家”!呼吁要站在维护国家安全、民族品牌的高度上来与达能斗争;

娃哈哈集团“全体职工代表”发表声明,揭露达能的作为,“强烈呼吁国家尽快出台反对外资恶意并购的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启动对于达能集团这一明显地恶意并购行为的调查,维护我们民族品牌的利益,不让外资继续钻空子”,称全体职工“将坚决捍卫娃哈哈、壮大娃哈哈这一民族品牌,决不让‘乐百氏’悲剧再度重演”;

达能集团也发表声明,指责宗庆后一方“组建非合资企业,未经授权使用合资企业拥有的娃哈哈品牌以及原产品配方,进行大量的生产销售活动”,是“公然违背双方合作协议,违背公司法的行为。这些行为不仅损害了达能集团作为大股东的利益,同时也损害了杭州上城区政府、以及娃哈哈企业员工作为股东的利益”。达能表示希望通过协商解决问题,但同时也说已经做好了启动全面法律行动的准备。

对此事件,国内媒体、各方人士广泛介入,理所当然地多半站在娃哈哈宗庆后一边,大有群情汹涌之势。在新浪财经所做的网上调查中,截止515日访问的121308人中,认为达能收购娃哈哈等知名品牌是为了垄断整个饮料行业的近90%

纷乱之中,还是可以理出点头绪: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毫无疑问是当初的合资协议。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这个基本理念和原则我们已经认可了;我们要依法治国、依法行政,这话我们也已经挂在嘴边多年了,所以到了这种难断是非的时候,就得把法律搬出来。1996年娃哈哈与达能签订的合资协议,以及关于娃哈哈商标使用权协议,是不是无效合同?虽然有法律专家说那协议“显失公平”,可以请求行政协商解决,废除合同,但从已经公布的信息来看,这种观点明显缺乏基本支撑,而有哗众取宠之嫌,起码是不那么“法律”。不能不令人怀疑,这样的法律专家,到底懂不懂法律?法律中的“显失公平”条款,是这么理解的吗?就连宗庆后自己,都没有说这些协议无效,自己是被迫签的协议,而是认为自己“上了当”,自己当初“对商标和品牌的实际意义认识不清”,犯了错误。可市场经济不相信眼泪,法律不相信眼泪,自己的失误或者错误,是宣布协议无效的理由吗?是不遵守合同的理由吗?如果我们可以以自己的错误为理由来废除一切对我们不利(或者以前有利现在不利)的合同,那这样的合同、这样的法律岂不成了儿戏?我们天天喊什么法律、规则,为什么一到了需要点法律、规则意识的时候,我们却是那么地淡薄,甚至干脆把法律、规则抛到一边呢?

其次,从高度来说近年来炒得最热的几个涉外的商业或合资案例,无一不上升到了国家、民族的“高度”,此次也不例外,所以,我们也不能不从“高度”上谈谈--娃哈哈事件真的涉及到了国家安全和民族品牌的生死存亡吗?若从国家竞争力的宽泛意义来说,自然每个企业、每个品牌都关系到国家、民族的利益,但一个企业、一个品牌的兴衰,却并不代表国家竞争力的上升或下降。从严格意义上讲,国家的经济安全,国家的竞争力,不是体现在维持哪个民族品牌、保护哪个民族企业上,而是要让整个经济体富有生机和活力。所谓的“百年老店”,知名品牌,是在市场竞争中拼杀出来的,是在众多企业、众多品牌的生生死死中存在下来的,而不是政府、也不是消费者的民族感情保护下来的。为此之计,我们现在更需要的是建立和维护一个规则体系,以及在共同规则规范下的竞争和运作机制,而不是动辄上升到某种高度,靠民族感情来解决商业问题。

宗庆后先生确实在“高度”上进行了思考,认为“国家前几年引进外资,对我们国家经济发展也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但是这几年外资大力收购我们国家的龙头企业,并且形成垄断,这有问题。如果我们所有的企业被人家垄断了,对老百姓的生活都会带来很大的影响。比如我们国内家用电器行业几乎没有利润,而且几乎没有再发展的能力。只有几家家电企业垄断这个市场。如果外资把我们各行各业都垄断了,它抬高价格,那你要买这个东西,就付出更高的价钱。我们国家的愿望,包括娃哈哈的愿望,就是以市场换技术,换资金,换管理。像娃哈哈也不是没有钱,国家也是外汇一万多亿美元,银行里有大量的存款。现在还是让人家瓜分你的财富,对我们没有任何帮助。我认为现在全球一体化,也不能闭关锁国,但是如果把所有的控制权都给外方了,同样也会挨打。所以这些年来,我们也应该认识清楚,现在我们国家强势的国际品牌。像服装,都是由我们国家生产,贴上一个外资品牌就会卖高价。一个国家没有强势的世界品牌,就不能算一个强大的国家。娃哈哈在中国也是一个品牌,也希望走向世界。另外,我们创造品牌最主要是靠企业,也要靠政府和全民族努力,靠我们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创建民族品牌的,所以希望大家保护中国的民族品牌。”

这些话,粗看起来挺有高度,但逻辑、概念混乱不堪,理论和事实也经不起推敲,更且自相矛盾。如所谓“形成垄断”,是从市场、法律角度谈的还是从不同经济成分角度谈的?宗先生似乎有意无意地混淆了两者之间的根本差别,或者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两者不是一回事。家用电器行业没有利润原因是什么?是外资企业的垄断吗?那为什么外企产品比国内企业产品价格高?外资垄断了就要付高价,可哪个行业在让我们中国消费者付高价呢?是外资多的行业呢还是外资少的行业呢?我佩服宗先生的经营才能,但宗先生也会有点起码的生活常识吧。创造和维护民族品牌,当然不单是企业自己的事情,政府和民众也有责任,但难道为了维护一个企业的品牌就可以不要规则,就可以不要法律?难道只有政府站在宗先生一边,撤消原来的合资协议,才算是为民族品牌尽责?何况,即使达能并购非合资企业可能涉及垄断问题,政府也只能进行相关的反垄断调查,决定是否可以并购,却不能以此推翻以前的合资协议。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不知为何宗庆后把两者联在一起,而很多人似乎也把这两者混为一谈。

第三,外方获益是不是我们可以违约的理由?宗庆后及“全体职工代表”都特别指出并一再强调,达能在合资后并没有为企业的发展做出什么贡献,而是处处掣肘,决策上与宗庆后不合拍,几乎所有的正确决策都是中方作出的,达能往往无理反对而最后又享受好处。达能从没有提供过什么核心技术和研发方面的支持,只是投入了15亿元资金,但却收回了38亿元利润。所以,中方人士对此极为愤慨,声讨达能更加理直气壮。可是,达能获取了丰厚回报就是我们撕毁协议、可以不遵守协议规定的理由吗?达能是不是非法获利?或者,达能无功受禄,如合同规定达能必须提供核心技术、必须提供研发支持而却没有履约?如果是这样的话,宗庆后为何不据理力争,维护中方的合法权益,甚至以对方违约为由依法要求终止合资协议呢?这样的话,岂不是宗庆后占尽优势,用得着如此被动吗?假如根本就没有抓住达能的违约把柄,当初的协议中根本就没有规定达能要提供核心技术等等,达能已经根据协议规定履行了相应的责任和义务,那它获得38亿元回报不也是正常的吗?要后悔的话,也只能怨我们自己无能,谁让我们把这么个聚宝盆给了外国人呢?在遍地黄金的中国,即使是十年前,15亿元投资也实在不是个大数目,宗庆后从哪里弄不来15个亿呢?可当初宗庆后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非得跟外国人合资去募集这点钱呢?所有的报道都没有说清楚宗庆后合资的真正动机,不过可以明确的是,现在反悔已来不及了,只能打掉了牙和血吞,所谓的“花钱买教训”。但糟糕的是,看目前的情势,不管是宗庆后还是咱们关注此事的多半的中国人,都咽不下这口气,不愿要这个教训,而想以更大的错误来弥补这个错误,这或许才是此类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原因。

很有意思的是,与以往此类事件一样,事情已经炒得热火朝天了,可真相依旧扑朔迷离,甚至连最基本的事实都不清楚!宗庆后多年前为什么合资?娃哈哈集团到底是个什么企业?宗庆后说的“民营企业、国有机制”是什么意思?宗庆后和达能为什么此时撕破脸皮,是因为达能要收购那些非合资企业吗?达不成协议,是因为达能出价太低,还是此举可能断了宗庆后女儿接班的路?协议条款摆出来,各方行为摆出来,谁违约、谁违法不就清楚了吗?媒体、观众与其义愤填膺地参与声讨,不如多调查了解一下事实,在此基础上再做思考、判断。

(2007年5月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