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宇的博客

理性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长期从事中国经济政策研究工作,著有各类文章、著作、研究报告数百万字。CCTV财经评论员,若干报纸专栏作者。1998年获国家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网易考拉推荐

季羡林不是老糊涂了  

2006-10-13 12:0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季羡林不是老糊涂了

 

 

 

 

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随心所欲不逾矩。七十以后如何呢?没说。或许,人生七十古来稀,再往上不用专门说了;或许,八十、九十也如七十,随心所欲不逾矩就是最高境界了。本人刚过不惑,但实际上“惑”多得很,觉得真修炼到古人说的那份上实在是太难了。不独我等俗人,就是那些所谓“大家”,本该到了“随心所欲不逾矩”的份上了吧,其实也是糊涂的多。

刚好手头有个小小的例证。是著名学者、作家季羡林老先生的一篇文章,《人生的意义与价值》。文章是老先生在“望九之年”写的,该有点真知灼见寄语后辈了吧,却是遗憾,一篇千字文,语句累赘尚且不说,有益的信息、思想不见也不说,想说点事情的时候,却又未免偏狭甚至干脆谬误。

首先说明一下,并非本人不懂尊老敬贤季老先生是我爷爷辈不用说了,还是老乡,更是老师,好歹本人也在北大读过几年书,但真理面前无长幼尊卑,各抒己见嘛。相信季老先生有这雅量“文革”中批斗他的人他都原谅了,还会计较我说几句不中听的话?

季老先生以为,“人活得太久了”,对人生的种种相、众生的种种相,就“看得透透彻彻”。那么,他看到的是什么呢?是“对世界上绝大多数人(请注意,是绝大多数!--笔者注)来说,人生一无意义,二无价值”。然后拿“走运时”和“不走运时”两种状况来说明:“走运时,手里攥满了钞票,白天两趟美食城,晚上一趟卡拉OK,玩一点小权术,耍一点小聪明。甚至恣睢骄横,飞扬跋扈,昏昏沉沉、浑浑噩噩”;“不走运的则穷困潦倒,终日为衣食奔波,愁眉苦脸、长吁短叹。即使日子还能过得去的,不愁衣食,能够温饱,然而也终日忙忙碌碌,被困于名缰、被缚于利锁。同样是昏昏沉沉、浑浑噩噩,不知道为什么活这一生”。

虽然季老先生自认“也属于芸芸众生之列,也难免浑浑噩噩,并不比别人高一丝一毫”,但实际上,老先生的“清高”还是显而易见的。清高本来还无所谓,中国知识分子的通病么,但糟糕在于,季老先生居高临下的态度:他对众生的生存缺乏起码的尊重,完全是鄙夷的态度。您自己追求“人生的意义与价值”不打紧,但您总不能完全否认别人的生存意义与价值吧?难道“生存的意义与价值”取决于是否思考人生的意义与价值吗?为衣食奔波、不象老先生一样去刻意思考“人生的意义与价值”,这样的日子就不值得过吗?就该被人鄙视吗?

确实,“绝大多数人”就是这样生活的当然也并非完全如老先生描绘的那么不堪。但我们生存的这个地球,不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如此的丰富多彩,如此地象个人类社会吗?反之,假如只剩下季老先生这样的精英人士,时时思考“人生的意义与价值”,这个世界该是多么的无聊而且无趣?最要命的是,恐怕精英们连肚子都填不饱了据我所知,世界上供人类生存所需的几乎所有物质财富,都是那“绝大多数人”生产的。当然,或许季老先生可以在“望九之年”爬到树上,边摘果子吃边思考“人生的意义与价值”那也别有趣味啊,但终归不是精英知识分子真正希望过的生活。

本人年龄不及季老先生一半,学问更是不能比,但好歹算个靠脑子吃饭的,并非看不起精神产品创造者,但另一方面,也别把自己看得过高是不是?用王晓波的话来说,就是你的生活是值得过的,而别人那种生活是不值得过的还是不要那么想的好。

还有更糟糕的。季老先生对于“人生意义与价值”的思考,思考得也不对路。老先生说了,“话要说得远一点”,远到那里呢?“当今世界战火纷飞、物欲横流,‘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处在一个十分不安定的时代”。但老先生对于人类前途,却“始终是一个乐观主义者”,相信“不管经过多少艰难曲折,不管要经历多少时间,人类总会越变越好,人类大同之域决不会仅仅只是一个空洞的理想”。首先“远”得就有点不着调,现在的世界比一战、二战时差吗(我们不知道,老先生可是过来人)?中国比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时差吗?我能理解老先生对于现状的不满我也一样,但并不意味着现在比以前的某些时候更差不是?越来越好却也不见得,不说物质方面,现今社会的道德状况就肯定比两千年前好吗?何况老先生又说“要达到这个目的(应该指前面提到的”大同之域“吧--笔者注)”,“必须经过无数代(!)人的努力”,更是虚妄得没边了!无数代人过着不满意的生活,就是为了那无数代“后”的满意生活?知道老先生是佛教专家,但也别这么玩儿吧?用本山大哥的话说,一杆子指到共产主义了!

难道这就是“人类社会中只有少数有识之士才能理解”的道理?对别人就是“夏虫不足以语冰”?不说别的吧,我们国家以社会主义立国也50多年了,共产主义不是一直在宣讲着嘛,怎么这么简单的道理还是少数有识之士的专利?还以考虑明白了这一重大关节问题而自豪,可以因此划入鲁迅所称的“中国的脊梁”之列?这可真是中国知识界的天大笑话。

否认了绝大多数人生存的意义与价值,否认了现实生活的意义与价值,却把自己对于“人生意义与价值”的信念建立在“无数代人”之后的、非“空洞”的理想“大同之域”上,季老先生“区别”于“绝大多数人”的思考的意义与价值又在哪里呢?

这真让我怀疑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思考水平。或许,经过“文化大革命”那样的疯狂(虽然季老先生的《牛棚杂忆》都反思过)、信息封闭以及自由思想的禁锢,中国知识分子已经没有脑子了!甭说创造性思维,连一般的、正常的思维都不会了。所以季老先生在一篇小文中体现出来的错谬,怕还不是因为年老而糊涂,而是可能从来没有想明白过。

相比绝大多数人不会思考人生的意义与价值,这才是更大的民族悲剧。

 

20061013日,2213字)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