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宇的博客

理性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长期从事中国经济政策研究工作,著有各类文章、著作、研究报告数百万字。CCTV财经评论员,若干报纸专栏作者。1998年获国家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网易考拉推荐

何必拘泥于控股?  

2006-07-19 17:0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利也弊也话控股

马 宇

   日前,中国迅达电梯有限公司发生“婚变”:中方退股,迅达变成外商独资企业。“合资变局”这一人们一直关心的现象再一次成为议论的焦点。

  实际上,吸收外商投资中的控股权之争,在九十年代跨国公司大举进入我国后,已经益显突出,如宝洁等的股权变更几乎每次都为大众所注目。现在一批80年代初期签约的合资企业相继协议到期,不少外方提出,如果不能控股就不愿意再续约。而在新批的外商投资项目中,外商干脆采取独资形式。应该说,这是我国对外开放宏观环境变化和企业投资行为模式改变所导致的正常现象,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对此赋予了过多情绪化的东西,而对其中的内涵却少有客观公正的分析探讨。百姓和媒体为外商“亏损时占小股,赢利时占大股”,甚至采用“恶意亏损”等不正当手段获取控股地位而愤慨;即使专家学者的研究中,也带有了浓厚的感情或者其他的色彩。而这又直接影响到了国家外资政策的制定和中方在合资企业中的行为选择,所以直到目前还是不得不面对的重要问题。

所有权优势愈强的企业控股经营趋向愈强

  股权问题,本是市场经济中企业产权结构安排的正常现象。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单一产权的企业日益萎缩,包括西方国家仍旧存在的国有企业也不再是完全的国家持股,其原因就在于这种产权结构越来越不能适应市场竞争的需要,起码资金、管理就受到很大制约。但在两个以上投资者组成的企业中,又必然产生企业经营管理的控制权问题,其中的主要体现就是控股权。虽有绝对控股和相对控股之分,但目的都是通过加强对企业经营管理的控制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不管一个企业的股权结构如何,大、小股东的权、责、利都非常明确,也有严格的法律规范。所以,控股权问题,并没有显得那么重要。克莱斯勒与戴姆勒合并,在新企业中股份低于戴姆勒,甚至国籍都变成了德国,那也只是企业的正常行为而已。其根本原因,在于控股权不过是一种手段,股权如何安排,关键是看如何才能发挥各自的优势,最有利于企业的发展—也就是说,在企业发展目标上,各方的选择是一致的。从跨国投资理论上来说,越是所有权优势(包括技术、工艺、专利、产品、品牌、管理等有形和无形资产)强的外商,其控股经营的趋向越强。跨国公司核心技术机密程度越高,控制企业的愿望就越强烈,否则他就不得不考虑知识产权、技术扩散等额外的成本。而且,跨国公司的规模越大也越倾向于在合资公司中占控股地位,因为要统筹考虑、协调其全球经营战略。如果不能控股,那么这家合资公司就不算母公司全球战略体系中的一员,就是说母公司不认为它是自己的公司,从而很难进行先进技术、产品的转让,甚至财务安排都有困难。这种情况显而易见与我国吸收外资的某些政策取向存在差异。我们一方面鼓励大型跨国公司来华投资,但另一方面又强调中方控股,并且越是在技术、资金密集的行业越是如此,无疑会使我们利用外资的效果大打折扣。

外商投资方式变化原因多多

  近年来,外商在我国的投资方式越来越趋向于控股甚至独资,如1999年新批外商独资项目8201个(占全部项目数的48%)、合同外商投资金额207亿美元(占总金额的50%)、实际外商投资156亿美元(占39%),2000年新批外商独资项目12199个(占54%)、合同外商投资金额340亿美元(占54%)、实际外商投资191亿美元(占47%)。一般分析有几个方面原因:

  一是我国对外开放程度加深,外商投资自由度越来越大。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市场准入限制较严,对于外商独资企业在项目审批、经营范围、产品销售等方面都有这样那样的控制,所以外商投资多以合资、合作形式。

  二是外商对我国的投资信心在增强。开始时外商对我国的投资环境不熟悉,或对开放政策、经济发展信心不足,所以愿意与当地企业合资、合作,以减少进入成本,降低投资风险。

  第三是国内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与外资企业在经营理念、企业目标、管理方式等方面的矛盾冲突,也是外商希望控股的重要原因。首先双方合作的基础就不一样。对于外方来说,赢利是惟一的目的;但对中方企业来说,企业目标比较多元化,许多像“稳定”这样的目标甚至超过了赢利的重要性。另外,企业人员的任命、经营目标的确定都要通过上级批准,难以适应市场化器企业的要求。其次,多数外商尤其是大跨国公司对市场有长远战略考虑,往往选择用几年时间打市场,并作为合理亏损期;但中方却由于体制、管理人员任期原因,一般都希望马上赚钱。这种情况下,如果企业开始就挣钱还可以掩盖矛盾,一旦长期处于亏损期,或市场竞争激烈、需要提高企业竞争力的时候,矛盾便凸显出来。这也是近年外商退股或控股增多的直接原因。

  合资本来是一种成本比较低的合作方式,中外双方取长补短,有助于企业减少单独或重新建设的成本以及开拓市场。外商倾向与于采取独资形式,说明外方意识到双方合资后矛盾的成本已经大于独资或新建的成本。由于在现有外商投资企业中外商通过增资或收购来获得控股权存在很多障碍,某种程度上限制了外商投资规模的扩大和质量的提高。从学习技术、管理以及促进国内企业制度创新角度讲,当然合资对我们有利;但近年新成立的外商投资企业中外商独资企业已经占一半左右,超过了合资企业,使我们连“与巨人同行”都不可能,值得我们深思。

加强控制力的核心在于宏观规制

  虽然对于外商投资我们大的原则是明确的,但在心态上却一直是矛盾的。一方面我们欢迎外资积极招商引资,另一方面却害怕外商投资会侵蚀我们的体制基础;一方面我们要发展市场经济鼓励竞争,另一方面又担心外企产品占领市场,冲击国内企业,甚至导致中国消费者从此买不到便宜产品。在股权问题上就有人担心,削弱中方控股权会影响到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力。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首先,在宏观层面上,削弱控股权是否会影响到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力,进而影响到国家经济安全?笔者的答案是否定的。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力,关键在于政府对法律法规和经济政策制定的主导权以及有关法律、政策的实施效率,而不会因国内资本(更不用说是范围更狭窄的国有资本)失去对某些企业的控股权而削弱,也不会因为国内资本掌握了控股权而加强。这点,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看得很清楚。国内资金,甚至是公有经济一统天下的时候,我们却不得不为经济濒临崩溃而忧心,谈得上什么控制力了?若说有控制力,这样的控制力又有什么好处?改革开放,发展多种所有制,某种意义上就是要转变政府通过国有资本控股直接控制企业的做法,让市场来决定企业,由企业来决定它的产权结构。这样做的结果,是经济发展,国力增强,加强了国家经济安全。“发展是硬道理”,此其谓也。“政权在我们手里就不怕”,也正说出了问题的实质。

  其次,在微观层面上,丧失控股权是否就必然损害中方权益?笔者的答案也是否定的。严格意义上讲,任何一个投资者,不管其在企业中的股份大小,都有相应的权利,这点我国的法律也是有明确保障的。外商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控股权,或者利用其对企业的控股权损害中方权益,中方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而不能走向极端,因为担心权益被侵犯而在合资企业中千方百计保持中方的控股地位。实际上,在大多数合资企业中,尤其是在一般市场竞争领域的国有资本与外商合资的企业中,放弃国有资本的控股权甚至是必要的。这既符合国有资本逐步退出一般竞争性领域的战略调整方向,也有利于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转变企业经营管理机制,充分发挥利用外资的效益。不可否认,外商在对市场经济规律的把握、经营管理能力以及技术、产品、品牌、营销等方面都有优势,我们所以与外商合资、合作,也是希望利用其优势弥补我们的不足。也就是说,在利用外资中,加强国家控制力的关键在于宏观规制,而不在于微观控制。股权控制方式是成本最高、效果最差的方式,除非极少数关系国家安全的特殊行业或项目,都应尽量避免采用。

过于强调中方控股弊大于利

  第一,中方控股可能会迟滞企业改革。中方,尤其是国有资本占控股地位,往往会把原来的管理模式移植进合资企业,自然也就把国有企业的固有弊端也一并带入了新企业,要么束缚企业发展,要么与外商难以融合,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制度创新是我们利用外资的最重要目的,控股很大程度上不利于这一目的的实现。

  第二,中方控股不利于利用外商的先进管理和技术。外商的经营理念和管理经验,只有在其占主导地位的时候才能充分展现出来,外商拥有的先进技术、工艺和产品,也往往是在其控股的时候才能积极转让,而我们却并非只有控股才能学习和吸收。

  第三,中方控股不利于企业长远发展。目前体制下,我们对于企业管理者尚未建立合理有效的考核、约束机制,经营中往往更注重短期利益,在市场拓展、研究开发、质量提高、服务改善等方面都有欠缺。并且由于中方绝大多数情况下资金实力不足,又有沉重的老企业人员、债务负担,扩大生产规模力不从心。所以合资中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由于规模经济达不到造成企业亏损时,外方要求追加投资扩大生产规模,中方会因缺乏自有资金而不同意增资;当企业处于赢利状态,但从长远考虑也必须扩大生产的时候,中方又往往需要把分得的利润用于供养老企业或上缴政府而没有能力再投资,最后的结果也是使企业陷入困境。况且总体说来,我国经济发展的一个瓶颈制约是资本(不是“货币”)形成不足,投资效益又较低,这种情况下追求中方控股,无疑限制了外商投资资本效益的发挥。

  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和根本取向都应是“发展”--通过企业和经济的发展最大限度实现我们的利益。斤斤计较于控股与否,将会因拘泥于手段而丢弃了目标。

(2001年初,3789字)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